主页 > F漂生活 >喜鹊与乌鸦─读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有感 >

喜鹊与乌鸦─读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有感

2020-06-25

◎张大虹(文字工作者)

办公室里,业务部正开例行会议,小唐对某服饰店不摆他们的产品提出报告:「店展人员表示:我们的设计不如A厂商,提出的批价折扣不漂亮,实在不能给我们上架。我认为我们销售条件不够竞争性。」

业务经理赵总打断他的话:「这是你今天第三次说负面的话,你要注意!我们的销售策略当然是最好的,你要有这样的想法,并且跟自己说:我一定可以打进那家店面。懂了吗?」

赵总喷出一口菸瞪着小唐,他正在灌输小唐正面思想,他是这幺实践自己所学的企业领导法:正向思考。业务人员必须要正面思想才能达成工作目标。

当正面思考变成过度乐观
我们的教会,似乎常常也出现这种正面思考的教导。牧师告诉适婚的姊妹,要在脑中勾勒出自己心仪的弟兄图像,以此向神祷告,并且确信神会赏赐这样的男人给妳;而就有姊妹做见证说心想事成。

那些在财务上有困境的信徒,也有牧者引用经文说上帝是赐下丰盛的神,不要担心自己的钱不够用,守好努力奉献给教会的教导,并天天相信神会给自己丰富享受,快乐工作;就有弟兄见证自己奉献越多,神越在财富上祝福。又有一股潮流,欢庆的传说,在金融危机的当下,神让财富流向教会。

凡此种种,本来应该都是值得鼓励心态,因为使人「正面」,让人「向上」,让「快乐、阳光」充满心思意念,带出来幸福的结果。然而,当正面思考变成不务实的过度乐观,甚至忽视现实的幻想谬解,那幺正面思考就不是带来幸福,而是引发灾难。

由作者濒死经历谈起
芭芭拉‧艾伦瑞克所着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,用查考社会百态、动见观瞻的思维,以良心写下自己的见解。芭芭拉所要说的,就是:人以为是的正向思考,因着其渊源不正确的教导,加之以有心人的利用,让这似是而非的思考方式破坏了社会价值。她在一片喜鹊报好声中,扮演了乌鸦警惕的角色。

原名直译为「光明面—正向思考如何逐渐损害美国」的这本书,是美国《时代杂誌》专栏作家芭芭拉‧艾伦瑞克近作。芭芭拉是美国知名的女权和社会主义健将,在极端资本主义的美国社会,她始终为广大基层贫穷弱势者发声。

全书虽以美国社会及教会为背景,但在受美国影响很大的台湾,看起来也颇具参考价值。阅读本书,几乎就像照一面镜子,看到我们周遭教会及社会的光景。

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是由作者本身的一个濒死经历谈起。面对死亡,是表现真实人性的一个舞台,作者被宣告罹患乳癌,这时她如何面对自己和世界呢?

在芭芭拉所处的环境,不论是医师或支持团体或治疗院所,都不把罹癌当作面对死亡,反而将之看成是病人有个新生活的机会:让心灵昇华,让女人更有魅力…。这是正向思考的结果,让人不要陷入忧伤害怕。一方面影响心情,再方面于事无补。

然而,作者强调的是:正向思考真的就能治癒癌症吗?这样正向思考岂不是自欺欺人吗?

成功快乐学陷阱
「凡事要往好处想」;「只要有善念就会有希望」,心理及宗教的引导常会如此。许久前台湾一个直销公司广告词「人因梦想而伟大」,就是一种注入正面思考的做法。

一般人都愿意接受这种正面思考,因为可帮助自己在人生中走向成功,这是不断有人公开见证鼓励的。但是,这种「成功快乐学」在世人有效的或然率并不高,反倒有不少人受害,因而「不成功就成仁」,正面思考反而成为负面教材。

芭芭拉参加过多场「正向思考推销员」的聚会,她说这些「特会」将焦点聚集在财富问题,声称只要心中思想自己会有钱,就真的会有钱。她称这是「吸引力法则」:「只要专心想,什幺都能得到,……像是无穷尽的财富、成就、爱情,……吸引力法则就是『提出请求,坚信不移,最后就能获得。』或是『有求必应』。」

基督徒社会学家马克思韦伯所着《资本主义与新教伦理》带给芭芭拉查考正面思考来龙去脉很重要的理论基础。

芭芭拉认为,五月花号清教徒带到美国新大陆的,是严格加尔文主义教派的生活观:在世上努力工作,追求有目共睹的出色成就,累积财富造福教会及社会。要「努力」,就必须「积极」。结合了商业法则与宗教精神,在美国的资本主义下工作,就需要有成功的希望及企图,这就是「新世界的美国梦」;于是,要有正向思考,才能有动力及机会达成梦想目标。

我曾听到一位美国回台的企业家弟兄亲口说:「贫穷就是罪恶」,因为只有懒人才会贫穷,而懒惰是基督教七大罪之一。如此看来,没有正向思考似乎可能导致犯罪了?芭芭拉的观点说,美国发生金融危机、贫富差距极大,都不无受到正面思考的危害。

在芭芭拉的书中,举了几个正面思考的知名「教练」,如皮尔博士的《人生光明面》,史宾赛强森的《谁搬走了我的乳酪?》,电视布道家乔伊斯迈尔及约尔‧欧斯丁(Joel Osteen),他们都因自己提出的正面思考演讲着书而致富,跟随他们的人绝大部分却不然。

学习批判思考
评论这些概念带出的巨型教会时,芭芭拉说他们:「不再讲述令人痛苦的受难和救赎故事,反而向信徒保证这辈子很快就能大富大贵,功成名就,身体安康…因为神『要人成功』。」

到后来,连彼得杜拉克都要来向这些巨型教会学习企业管理了,因为正向思考的「企业牧师」创造不少成功案例。这些是不是我们在台湾的教会也熟悉的场景呢?

以乌鸦的警惕话语,芭芭拉不单是批评正面思考带来的负面效应,她也提供取代正面及负面两种思考法的替代方案:「观察事务的真实面貌,尽量不要让自己的感觉与幻想对事实加油添醋,去了解世界同时充满危机与机会。」

我们接受教育不是要学习「正面思考」,而是要学习「批判思考」,要有「防御性悲观」的现实感,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中如是说。看过这本书,我们虽然知道正面思考受人欢迎,不从者难融于正面思考的企业、社会或教会中;但独立思考务实慎思才能面对自己的内在与外在,活出真实的人生。

书 名: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(Bright-Sided: How Positive Thinking is Undermining America)
作 者:芭芭拉.艾伦瑞克(Barbara Ehrenreich)
译 者:高紫文
出版社:左岸文化


上一篇:
下一篇: